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致敬丽江仍坚持做旅游的人

2022-09-06 14:32:33 1007

摘要:前晚,微信朋友圈被爱尔兰乐队西城男孩的视频直播刷屏了。换做以往,哪怕再忙,丽江老和无论如何都要抽出时间观看这场直播的。毕竟,当了20多年的“西粉”,像这样不用花钱就能看自己偶像演唱会的机会,不多。...

前晚,微信朋友圈被爱尔兰乐队西城男孩的视频直播刷屏了。换做以往,哪怕再忙,丽江老和无论如何都要抽出时间观看这场直播的。毕竟,当了20多年的“西粉”,像这样不用花钱就能看自己偶像演唱会的机会,不多。

从上世纪90年代末上大学开始,老和便迷上了西城男孩,夜里伴自己入眠的随身听里,几乎每晚循环播放的都是西城的磁带,《My love》《You raise me up》……西城的一首首经典歌曲,陪伴老和走过青葱岁月,走到中年。如今,西城从男孩变成大叔,老和也步入不惑之年。

然而,让亲朋好友意外的是,当晚,老和并没有收看西城的直播,不是因为没时间,而是因为——没心情。

疫情以来,身为导游的老和,从原来的忙人变成了闲人。疫情之前,老和的团一个接一个,想休息一下都难。可疫情发生近两年来,老和真的是休息够了。

就在两天前,12月15日,传来了一个令旅游界欢欣鼓舞的消息:云南恢复跨省旅游。虽然今年以来疫情反反复复,恢复跨省游已不是第一次,但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老和还是激动了一下下。毕竟,恢复跨省游意味着咱们云南终于可以迎接全国各地的朋友了。只要放开,对旅游人而言,就有希望

然而,等了两天,老和仍然没有等到自己所在旅行社复工的消息。打电话问主管,却被告知复工日期还没定。早在今年初,老和所在的旅行社就因为不堪压力宣布暂时停业。能撑到今年初,老和的旅行社算是好了。他很多导游朋友所在的旅行社,有的去年就停业了。

没有收到旅行社复工的消息,老和有些失望,但是也能想得通。尽管云南恢复了跨省游,可以接团了,但是云南主要客源地如江浙等地的人出不来,而且很多地方已经要求元旦、春节尽量就地过节,非必要不离开本地。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虽然云南恢复了跨省游,也的确有团队进来了,但是想像疫情前那样大批量团队进来,仍然有些不现实。

那晚,老和的朋友圈里,随便一刷,都是发西城男孩的。但老和没去看,一个人关在书房里,默默抽着烟。马上,又要还9千多的房贷了,积蓄已经不多,不够还几个月的了。这两年要不是自己的父母帮衬着自己还一半的房贷,就自己这点积蓄,早用完了。

老和的父母有高血压,在丽江一到冬天血压就飙升,考虑到父母的身体,老和三年前在昆明给父母买了套房,每个月6千多的房贷,加上丽江房子的贷款,一个月光房贷就要还9千多。但是当初考虑到自己带团很顺,收入可观,便一咬牙买了。可没想到昆明的房子才买了一年多,疫情便来了。

去年一年,尽管疫情当前,但是和大部分的旅游从业者一样,老和想着疫情会很快过去,心里充满着希望。为了能以更加崭新的面貌迎接旅游业春天的到来,老和去年在没有团带的情况下,积极充电,参加各种培训,提高自己摄影等各方面技能,总之,没让自己闲着。

但是到今年,疫情变得更加反复无常,尤其八月以来,各地的本土病例就没断过,不是这个省的跨省游停了,就是那个省的跨省游又停了,最好笑的是有些地方昨天刚宣布跨省游恢复开放,第二天就又发现了本土病例......

这马上一年就要过去了,自己所在的旅行社却在停业—复工—再停业间徘徊,到如今还没有任何复工的消息。每天压力大得,要用章光101才能拯救半秃的头皮,日子过得就像女人大姨妈来了一样焦虑急躁,真应了那句,“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怎一个愁字了得。”

老和的爱人在一家企业做出纳,一个月就三千多的收入,儿子在昆明读高中,除了高昂的学费,每个月都有不小的开支。疫情后,老和几乎没有再带过团,老婆那点微薄的收入远不够家中开支,就开始动用之前攒下的积蓄。可积蓄买了房子后,也没有剩下多少。看着渐渐菲薄的积蓄,从今年开始,老和不再像去年一样只是“充电”,也和身边做旅游的人一样开始做微商,卖完雪桃卖松茸,卖完松茸卖雪桃,卖完雪桃卖溏心苹果……可一看自己的朋友圈,哎呀妈呀,清一色是卖丽江特产的同行。周遭都是卖货的,自己的货又能卖出多少呢?还好,之前老和带团时认识的一些游客会照顾生意,时不时跟老和购买一些特产。但这样出于人情的买卖,又能支撑多少?况且,老和也不忍心让自己的客人出于同情来购买自己的货。

这个月的房贷马上要还了,虽然老父亲早就将这半年的房贷款拿给了他,但是老和真不忍心动用父亲的钱。父母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有点积蓄,不多,也就十万,但只要这笔钱在,父母就安心。换作以前,不到万不得已这笔积蓄是家中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去动用的。可如今,老和已经不得不开动这笔钱。而也从动这笔钱那天开始,老和便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睡不着时看着外面蒙蒙的夜景,听着窗外呼呼的风刮着,心拔凉拔凉的。

这一年里,老和身边很多做旅游的朋友(除了导游,还包括民宿主和客栈老板等),也和他一样,各自寻找着出路。做微商的比比皆是,有的口才好一点的,干脆直播带货。而一些熬不下去的,干脆转行,有的去做外卖骑手,有的送快递,有的跑滴滴,有的则去卖房子……正如丽江古城客栈协会会长赵成所说:“说实话,要是以前,这点收入他们是看不上的。这两年因为疫情,都没办法,能收入一点是一点。比起天天哭穷喊惨,抱怨古城空荡无人,唱衰丽江旅游的一些人,这些客栈老板和旅游人通过新媒体传播的都是正能量,不仅宣传了丽江,也实现了自我营销。”

老和知道,那些选择转行的同行,只是迫于生活压力的暂时性转行。毕竟,除了旅游,丽江就业的机会和岗位太少,除公务员、教师等岗位与旅游挂钩相对少外,其他各行业或多或少都与旅游业“有染”。并且,很多旅游从业人员年纪都不上不下,上有老下有小,没有勇气、没有时间、也没有资金去其他领域从头再来。因此,他们都在等待着旅游业回暖的那一天,能再投身于旅游业的洪流

说实话,再难,老和也舍不得离开旅游业。干了20多年,唯有在旅游这个行当,老和轻车熟路,干什么都游刃有余。带团时,给一波波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进行解说时的那一份骄傲,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和导,遇到你,真好!”

“和导,感谢您给予的亲人般的温暖,难忘此次丽江之行。”“以后还来丽江,还来找你,小和”

……

自己留言本上游客那一句句评语,是老和的骄傲,也让他舍不得丢下这些客人。虽然没团带,但这两年老和还是时不时发一些丽江的美景,时不时在朋友圈发一些旅游方面的资讯,以便让圈里的人知道,他仍在做旅游。

在丽江,在疫情的重压下,旅游人有的选择了离开,有的选择了转行,但更多的,是如老和般坚持下来的人。因为他们相信,与其把时间浪费在选择上,不如踏踏实实做好手头的事,自己想点办法增加收入,专心去做能增加自己能力的事,而这些都将成为自己最大的底气。现实很难,更难的是坚持。致敬那些仍然坚持做旅游的人!

18日深夜,老和拍了张丽江的城市夜景图,发朋友圈时配了俩字:加油!

“难,今年比去年更难。”从10月初以来,丽江读本对包括旅行社、酒店、客栈、餐馆、购物店等在内的丽江旅游市场作了全面深入的调查采访,这是听到的旅游从业者的普遍声音。在疫情的持续冲击下,丽江的旅游从业者,命运多舛。有的旅游人,在苦撑了两年后,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最终不得不退出旅游业,转走房屋销售、快递等其他行业。

与此同时,经过近两年的疫情反复后,丽江旅游从业者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共识:疫情不可能在短期内结束,它对旅游的影响将长期存在。并且,他们已经有了打“持久战”的准备。疫情的无常让大家无法确定旅游的春天究竟何时能够到来,虽然能解答这个问题的只有疫情,但我们还是欣喜地看到,绝大多数的旅游从业者对丽江旅游的明天,充满了信心。而让他们的原因基于以下几点:

1、旅游业是朝阳产业,发展潜力巨大。加之丽江有着无可复制的自然风光和民族文化,同时丽江作为世界级的旅游城市,知名度在全世界都很高,没来过丽江想来丽江的人很多,来过还想再来的也不少。一名业内资深人士便充满自信地说:“行间有话,‘中国旅游看两南’,一个是海南,一个是云南,而‘云南旅游看丽江’。”

2、这些年丽江高速、高铁、航空等交通迅速发展,交通的便利,通达条件的提高,让来丽江的人会越来越多。

3、疫情爆发这两年一个出人意料的现象是:尽管来丽江的团队大幅减少,散客人数也有减少,但是高端游客却并没有减少。据知情人士透露,丽江部分高端酒店去年客房经营常常爆满,而这样的情况在以前反而较为少见的。包括明星在内的这些有钱人,来到丽江这些高端酒店后,大多不会专门去传统的景点,一般只是在周边进行一些小众游,有的甚至哪儿都不去,只是呆在酒店里放空自己。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疫情之下,之前热衷于去国外旅游的国内有钱人即高端游客出不去也不敢出去了,转而将目的地锁定在了国内景点,这其中便有丽江。因此,如何抓住高端游客,也是目前丽江旅游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并且,从消费、经济利益等角度说句实在话,服务10个低端游客,不如服务好1个高端游客。

尽管业界信心仍在,但不可否认的是,相比其他城市,产业结构单一、以旅游业为主的丽江,这场“持久战”注定打得更为艰难。

未来的疫情谁都无法预料,如何让那些从业者有工可开、让旅行社有团可发,让导游有团可带,让丽江旅游能撑过这场“持久战”?如何让丽江旅游在这场“持久战”中有一个转型升级?

对此,您有什么高见?

欢迎文末评论区聊聊~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