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那山,那水,那人——黄山徽州香格里拉新娘房瀑布点滴录

2023-06-20 13:35:53 478

摘要:“当我们正在为生活疲于奔命的时候,生活已经离我们而去。”——约翰·温斯顿·列侬(John Winston Lennon)清明小长假第二天在去位于黄山市休宁县源芳乡的徽州香格里拉新娘房瀑布之前,晚上又失眠了。一先从第一天说起吧,清明小长假第一...

“当我们正在为生活疲于奔命的时候,生活已经离我们而去。”

——约翰·温斯顿·列侬(John Winston Lennon)

清明小长假第二天在去位于黄山市休宁县源芳乡的徽州香格里拉新娘房瀑布之前,晚上又失眠了。

先从第一天说起吧,清明小长假第一天和朋友从上海坐高铁去黄山,还没到黄山北站,涂大哥和程叔叔就在车站等我们了,只不过是在进站口等的我们。等高铁停稳,我们出站,以为涂大哥他们在出站口,结果出了站之后并没有看到他们,望眼欲穿,还是看不到他们,后来才知道,我们当时是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涂大哥可能很少接过人,送是送过的,上一次就是涂大哥送的我,这一次是接。电话里沟通不是很通畅,我想黄山北站的站内路况可能有点复杂,后来让涂大哥就在原来的地方,不要轻举妄动,不然可能到了晚上还是接不到我们,于是赶忙飞快从楼下坐电梯上到二楼,等了一会儿,看到涂大哥那辆神奇的五菱面包车好像是刚从楼下转了上来,“这边的路不熟,车子开着开着都要开出站了”,听了涂大哥的话,我想可能黄山北站的停车场我们似乎都没在意,不然在外面偌大的广场(可能是不让停车)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坐上车(到现在都不知道停车场在哪个位置,看来还是我们低估了黄山北站巨大的空间容量)。

不过总算我们顺利碰面了,大家都各自长出了一口气。到黄山如果从上海过去的话早上8点半出发11点多一点就到了,涂大哥提议既然都快到中午了,已经到饭点了,就在附近吃点东西吧,我想一是高铁站旁边看起来都是开发区,路边倒是有餐馆的,但数量不多,看起来也不太让人放心,另外一个就是因为我们下午想先去一趟猪栏酒吧,距离也有四五十公里,远倒是不远,但猪栏酒吧我们并不打算住在那里,晚上还要回源芳,只不过去了解一下情况。

纯粹去看不住宿不消费的话猪栏酒吧是不欢迎我们的,当然也会打扰到住店的客人,但猪栏酒吧还是比较宽容大量的,没有说不让我们进去,但是要提前预约,这次我也是到了之后才知道要预约,到了门口再预约就显得有点太晚了,上一次过来并没有这个规定,就还是和上次一样,借着用餐的名义,我们去那边看看,这个是可以的,于是我和涂大哥说,那我们吃饭还是在猪栏酒吧吧,一个小时也就到了,很快的,看着涂大哥他可能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不过还是咽下了要说的话,就说可以啊,于是我们真的是马不停蹄,直奔猪栏酒吧(后来才知道涂大哥他们早上一大早就出门了,也是办事情,也是接我们,但跑了一大圈以后还是挺累的,早饭也没来得及吃,而且他以为猪栏酒吧就算不在那边吃饭也没关系的,心里还是对涂大哥有点歉意,自己也开车,知道开车其实还是很辛苦的,舟车劳顿,并不是一句空话)。

下午一点左右我们到了位于黟县碧山村的猪栏酒吧老油厂店,用了餐,看了看,拍了很多照片,又到了酒吧老板娘的儿子在碧山开的狗窝酒吧,之后又去了先锋碧山书局,从书局出来四点左右了,从碧山回源芳也还是有六七十公里,我们又不停歇一路飞速回到了源芳。

在回源芳的路上,我们经过了黟县县城,程叔叔爱人曾在一家民宿工作过十几年,一个叫做黑多白少山水间的民宿酒店,现在老板新开的一家新店就在黟县老酒厂创意园区里面,我们参观了一下,然后还遇到一位涂大哥的姓张的客户,黟县宏村人,五十多岁的样子,复旦大学毕业,然后我们在他的茶馆里面,一起聊了半个多小时,关于徽州关于旅游,这个时候天气已经开始下雨了,看着天色不早了,我们就和张大哥告辞,向着源芳赶去。路上都有点支撑不住了,一直在打盹,看着涂大哥精力充沛但还是略带疲倦的样子,真的有点过意不去。

碧山是一个神奇的地方,靠近西递宏村,却没有西递宏村的商业和喧嚣,不是景点,所以也不收门票,但来此打卡的人还是络绎不绝,这一切都源于2011年由艺术家欧宁和左靖发起的艺术下乡项目"碧山计划",他们的初衷是探索徽州乡村重建的新的可能并寻求多种功能于一体的新型的乡村建设模式。虽然最后没有达到理想的目标,欧宁也离开了碧山,只剩下左靖一人仍然在坚持办着他的《碧山》杂志,但频次减少了很多。

尽管“碧山计划”已经不复存在,但她的影响力无疑是把碧山推上了乡村振兴的聚光灯下,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黄山还有一个碧山,知道了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而猪栏酒吧是我欣赏和仰慕的诗人寒玉和她爱人也同样是诗人的小光一起在徽州村落开设的以艺术为主题的乡村生活客栈,也有很长一个年头了,从西递开始,再到碧山,每家店都有着极其鲜明无与伦比的特色。

猪栏酒吧的氛围是让人迷恋的,沉湎于其中,总是感觉浑身流淌着自由自在和慵懒的格调,涌动着一股文艺的气息,但生活感并不少,没有刻意的雕琢,没有漂亮的花园,没有豪华的设施,小溪从旁边流过,房屋一律是灰黑色或者是土黄色,并不高耸入云,而是低矮匍匐在大地上,淹没在树木的下面,被树林所覆盖,院子里杂草丛生,里面还种有蔬菜果树,但也不是整齐划一的,而且也都是可供食用的,上一秒还在风中摇曳,下一秒就到了厨房经过一番爆炒到了客人的肚子里。

酒吧没有酒,当然也没有猪,我指的是真正的猪,不过倒有一头雕塑的黑色的猪,默默的站在院子的一个角落,如果不刻意找很容易忽略。猪栏酒吧来源于第一个房子,就是那种徽州的老房子因为没有了人的居住被当做了猪圈养猪,猪栏酒吧是一个随意自然的生活用精神来抵抗现实的地方,这里没有了程式化的东西的束缚,我想这才是乡村生活的真谛吧,一切都是自给自足的状态,难怪有老外来了之后会说这是中国最酷的房子,有关猪栏酒吧的内容还想写很多,不过这篇文章猪栏酒吧不是重点,以后会找专门的篇幅来写。

到了源芳,已经是傍晚了,天气也不是很好,在我们吃了晚饭之后,还下了一阵雨。我们住在徽州大峡谷边上的一个农家乐里面,农家乐老板姓刘,我叫他刘叔叔,刘叔五六十岁的样子,也是他们村里种茶和炒茶高手,同时用自家的房子经营着农家乐,因为旁边是景区,周末节假日游客过来游玩,他就逐渐经营起了农家乐,吃住一条龙服务,也卖他的茶叶,生意还不错,前年又重新翻盖了自家的老屋,无论是客房数量还是里面的设施都有了不小的变化。刘叔不仅把他的茶园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还十分喜欢和人打交道,他的门前棚底下挂满了祖国各地过来户外旅行的驴友所在俱乐部的旗帜,天南海北的哪里都有,他也没少带团,带着这些驴友们翻山越岭,看遍周围的山山水水。

晚上我们也没地方去,和刘叔聊他的茶园,聊他的生活,刘婶一直在厨房忙活着,不忙的时候就坐在我们旁边,看着我们唠嗑,中间她也不时插上一句。墙上的照片挂着刘叔带着客人爬山以及刘婶穿着当地特色服饰采茶的照片,笑容透过镜头传递到看他的人的身上,还是照的人暖暖的。刘婶的嗓子有些沙哑,可能是长期烧柴火饭的缘故,熏坏了嗓子,但她一直在劝我们多吃点,都是家常菜,锅巴饭,没什么好招待的,但我们吃着这些春笋烧肉,肉是那种土猪肉,肥肉却不腻,一种猪肉特有的香味很浓烈的,入口即化,笋是山上现挖的,嫩的像水果,还有小炒腊肉野芹菜,野芹菜的清香是独有的,搭配着腊肉,简直是绝配,而锅巴饭是脆响中蕴含着的米饭的香味更是掩盖不住的,这些饭菜不是什么高大上的,都是家常菜,但让我们平时的快餐式的用餐习惯一下子变得缓慢了下来,嘴巴却没停住,一刻不停,咀嚼着这些小时候才有的味道,仿佛回到了老家的那种土灶前,回到了小时候,刘叔刘婶就像自己的父母,那种家长里短的嘘寒问暖一切又是那么自然。

过了一阵子,门外面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涂大哥和程叔叔晚饭我们是一起吃的,程叔叔的爱人在她女婿的陪同下开着车过来接他们了,程叔叔的爱人和刘婶是一个本家的,都是亲戚,所以他们见了面是熟的不能再熟的,涂大哥他们回去了之后,我们吃撑了,抚摸着吃的圆滚滚的肚子,再喝起刘叔亲自给我们泡的黄山毛峰,香气传到鼻孔里,瞬间到达五脏六腑,那叫一个通透。毛峰茶并不是那么苦涩,有一点微苦,但喝到嘴里是回甘的,并不过分干扰你的味蕾,喝着喝着你就会情不自禁的一直喝下去,也不想挪地方了,就这样又和刘叔聊了很久。

说到他的茶园,刘叔看着外面雨不怎么下了,就说我带你们去我的茶园看看吧,我们说好啊,于是就拿着手电筒,沿着山路,一路向上,其实也没走太远,到了半山腰的茶田里,看了看青翠欲滴的茶树,有些已经被采摘过了,有些还发着小的细嫩的芽儿,天色是墨黑的,偶尔有车从山上的白际乡下来,车灯像探照灯,但很快就消失在黑夜里。周围是宁静的,安静的小山村,大山围绕着她,仿佛与世隔绝了一样。刘叔说太晚了山顶上也有他的茶园,大部分茶园都在山上,你们不要小看了这些茶树,有些看起来不是很大棵的样子,都有几百年历史了,是他的祖上迁居到此地之后种下来的,还有上千年的古茶树,但他也说,比不上龙井茶的名气,这里的毛峰茶虽然茶叶本身质量是好的,都是高山茶,没有受过污染,但没有太大的名气,所以价钱一直上不去,很多年轻人也慢慢不种茶叶了,还不如出去打工,也比种茶收入高,他的小孩也是在黄山市区工作,周末节假日才回来,所以平时茶园还有他的农家乐都是老两口在做。

从山上的茶园下来之后,准备上去休息了,这个时候邻居家拿过来一袋子下午采摘的新鲜的茶叶,要赶紧炒制,不能隔夜的,如果隔了夜,茶叶就会枯萎,营养价值也会流失,也就卖不上好价钱了,刘叔看着这已经摊在一个很大的扁圆形的箩筐里的茶叶,赶紧把机器插上了电,等炒茶的铁锅热了之后,就开始炒茶了。炒茶看起来不难,但隔着老远其实是能感受到铁锅的温度的,而刘叔是赤手空拳炒茶的,没有戴手套,基本上全程就用自己的手不停的翻炒着茶叶,像炒菜的锅铲一样,但是要与锅底接触的,那是很烫的,想问刘叔烫不烫手,但看着刘叔神情自若的样子,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不禁想这就是艺高人胆大吧,如果是自己来炒茶,茶还没炒好,手掌就先烤熟了。茶叶

要不停的上下翻动,要不会很容易炒焦,因为要借助于高温迅速烘干茶叶里面的水分,然后使之变形,从一片的自然形状的茶叶很快缩小成标本一样的有点扁扁的弯曲一点的干的茶叶,颜色也从翠绿变成了深绿,但这个过程中香气更浓郁了。每一锅并不会炒制很多,炒一锅要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中间不知道要翻炒多少次,反正是我看着就觉得眼花缭乱,看着就累,再加上白天跑了一天,有点快撑不住了,在刘叔炒了一锅之后,他把炒好的茶叶给了旁边邻居阿姨,阿姨把这些茶叶小心翼翼放在一个小的竹筐里,在此之前刘婶点燃了一炉灶的火炭,阿姨还要将炒好的茶叶再继续烘烤,继续挥发掉多余的水分,让茶叶变得更加定型。

慢慢茶叶开始变成我们市面上看到的黄山毛峰茶叶的那种样子。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黄山毛峰啊,不禁感叹道,还没从这一锅中的香气中回过神来,刘叔又开始了第二锅的炒制,这个时候我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刘叔说这一大竹匾里的茶叶都要全部炒好,不能隔夜,最起码要到半夜了,茶农的时间在清明前后到谷雨,都是没有什么时间概念的,你们是996,我们是一天24小时一年365天没有休息的,尤其是这个时候,一天从早忙到晚,茶农的生活就是这样,我们已经习惯了,如果一天没什么事情做,反而是不舒服觉得难受。

刘叔还在不停歇地炒着茶叶,朋友也没有睡意,在旁边看着,我是有点撑不住了,就上楼休息了。

但到了凌晨四点多的时候被刘叔家的打鸣的公鸡给吵醒了,上一次还是2月份来的时候两点多被这只精力旺盛的公鸡给唤醒了,这一次是四点多,可能是有点太累的缘故,但被吵醒的感觉还是很不爽,第一次的时候,刘叔第二天早上抱歉的问我是不是被鸡叫给吵醒了,我还有点不好意思,小时候家里也养鸡的,但这么多年在城市里并不会有类似的体验,一开始肯定是不习惯,这一次还是有点不习惯,心里也在希望刘叔的这只大公鸡早一天能够变成美味的土鸡汤,不得不说,如果没有了这只半夜鸡叫的骚扰,静谧的小山村还是很不错的。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起床,起来之后到隔壁的房间准备叫醒朋友,再一看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原来他又和刘叔上山到茶园采茶了。

刘叔他们晚上忙到两点多,简单休息了几个小时就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而今天我们决定去旁边源芳乡梓源村的新娘房瀑布看一看。其实新娘房之前已经去过一次,2019年国庆节的时候去过,当时是涂大哥带着我们去的,只不过那个时候的新娘房瀑布也还没有整治过,当然,风景是一样的好,这次过来,新娘房瀑布的山路变得更加干净整洁了,有些需要过溪水的地方也用石头垒了简易的小石桥,造型是那种古朴自然的,和周围的环境协调融合,并没有那么突兀,但安全了很多,以前只是在溪水上方搭建了几根木棍,碰上下雨天就会变得湿滑,其实是很危险的。

上次游玩新娘房瀑布的路线和这次是反着的,上次是自上而下的,是先到的徽州红旗渠,一个类似于河南林县红旗渠的地方,是五六十年前为了解决山上用水难的问题开挖了一条水渠,沿着山势盘旋而上,将水引上来,以前的工程技术条件落后,看着这一条绵延了五六公里山路的水渠,不得不佩服人民群众的伟大。

老百姓的智慧是无穷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一方水土的人民就这样用自己勤劳的双手解决了他们的温饱问题,然后一步步走向小康。从红旗渠下来就是新娘房瀑布了,瀑布的体量并不是很大,和贵州的黄果树、庐山的瀑布是没法比的,新娘房瀑布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也可能是源于她的独特地理构造。

因为瀑布从上面一个小小的山口倾泻而下,山口两边的山体就像合拢了的双手,也像微微张开了口的贝壳,如果从上至下,瀑布周围的环境更像是新娘头上盖着的红盖头,瀑布的落差有几十米,落在一个水潭里,声势还是有的,和徽州大峡谷的瀑布比起来,新娘房瀑布有着她独特的优势。

大峡谷的瀑布是各种形状都有的,但基本都属于轻巧灵动的那种风格,是小家碧玉式的,而新娘房瀑布犹如大家闺秀,是那种大宅门里出来的女儿的形态,稳重大方,但又婷婷玉立,她是抚慰人心的,是压得住阵脚的,是最后一刻给你的定心丸,就算什么都可以失去,只要拥有她,属于你的还是会回来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想用在新娘房瀑布的身上也是恰如其分的。

通往瀑布的山路并不是十分陡峭的,山路两旁有很多不知名的松树群,显出山中小路的亲切自然,特别是沿着瀑布留下来的溪水一路往下走,或者一路往上走,都会感觉到这里仿佛是到了北欧,有种在北欧森林中的感觉。

村上春树在他的小说《挪威的森林》中写的那样,“即使在经历过十八度春秋的今天,我仍可真切地记起那片草地的风景。连日温馨的霏霏细雨,将夏日的尘埃冲洗无余。片片山坡叠青泻翠,抽穗的芒草,在十月金风的吹拂下蜿蜒起伏,逶迤的薄云紧贴着仿佛冻僵的湛蓝的天壁。凝眸望去,长空寥廓,直觉双目隐隐作痛。清风拂过草地,微微拂动她满头秀发,旋即向杂木林吹去。树梢上的叶片簌簌低语,狗的吠声由远而近,若有若无,细微的如同从另一个世界的入口处传来似的。此外便万籁俱寂了。耳畔不闻任何声响,身边没有任何人擦过。只有两只火团样的小鸟,受惊似的从草丛中骤然升起,朝杂木林方向飞去。

“在新娘房瀑布,这种感觉如此的相似,站在小山坡上,面前是各种各样的树木,松树,香樟树,桂花树,楠木,猕猴桃树,枫树,等等,树木顺着山势而长,这里的山不是那种崇山峻岭的巍峨高山,海拔并不是很高,是在你的视野范围内的,有点蜿蜒曲折,但树木是在山顶挺拔生长的那种,可以观察到树木的长势,所以又是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听着溪水潺潺的声音,鸟儿掠过旁边的林木,叫声响彻山谷,你会觉得仿佛时间静止了一般。

什么是大自然,大自然不是车水马龙,不是高楼大厦,虽然公园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心灵的抚慰,但真的大自然还是在有山有水的地方,在森林里,在溪水里,在瀑布旁,这是替代不了的,她给你的意义和体悟是只有到了这样的环境,但又不是原始森林的那种与世隔绝,新娘房瀑布还是和闹市保持了一种若即若离的味道。

到黄山市区也只不过一二十公里,开着车子一个来小时就可以置身在北欧山色中,在挪威式的森林里感悟着大自然的味道,想着一些抓得住又抓不住的时光,这就是生命的循环往复吧,如同造血一般,她会给你新鲜的重生,给你无尽的能量,给你再次出发的热情。

特朗斯特罗姆,21世纪以来最伟大的诗人之一,2011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而他的写作灵感大都来源于瑞典大自然,树林 、湖泊、森林、波罗的海,对于中国人而言,寄情于山水之间仿佛已经成为了一种传统,一种潮流,从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到王维的“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再到苏轼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从古至今,也有数不清的文人雅士在山中过起了田园生活,而随着现代户外旅行的兴起,当代的都市人更是在周末节假日开着车背着帐篷到山中度假,爬山徒步,乐得逍遥自在。

白居易在《秋山》中写道,久病旷心赏,今朝一登山。山秋云物冷,称我清羸颜。白石卧可枕,青萝行可攀。意中如有得,尽日不欲还。人生无几何,如寄天地间。心有千载忧,身无一日闲。何时解尘网,此地来掩关。

山水不管是在文人还是普通老百姓的眼里往往并不是单纯的山水了,而是包含了太多的情绪情感在里面,和现代化的钢筋水泥丛林相比,山中所给予你的往往不是压抑感,虽然山要比楼房要高,山林的茂盛度也要比公园来得更加猛烈,但你身处在山林中,心情却是无比的放松,是一点都不压抑的,而是完全释放的,这也是那么多人喜欢大自然喜欢山山水水的原因。

住在城市中,每天劳碌奔波,自己的蜗居只是成为了居住的地方,想要呼吸自由自在的空气,让身心得到放松,最好的目的地还是这些有山有水的地方。日本文学家近松秋江在其《箱根的山》一文中写道,夏天来了,我又开始情不自禁地怀念起山林。不管怎么说,享受山带给我的美好,一直都是属于夏天的乐趣。

现在生活在城市里,光是回忆起曾经于夏天嬉游的山水风光,都让人难抵怀旧思绪,心驰神往。另一方面,山水的魅力不仅仅是带给人一种放松,她在精神层面给予人类的贡献对于推动人类向前进步也有着不可忽视的意义和价值,生存在同一个星球,山作为比人类历史要久远很多的存在,她始终是人类要学习的一个对象,山的巨大体量让人类在她的面前显得那么渺小,山的天然屏障也让人类必须重新审视自己的局限所在,但山的巨大馈赠也让人类前进步伐不断加快,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让人类开始了征服一个又一个艰难的旅程。

木暮理太郎在《山的魅力》一文中写道,夏季登山如今日般蔚为风行的原因有许多,不过最大的原因还是归功于山有着某种强烈的魅力,能紧紧抓住人心。无论是为了仿效他人还是赶流行,不管登山的动机是什么,只要去过两三次,就会真正喜欢上山,只要一有机会就非去爬山不可。在平地连梦想都没有的人们,唯有成为登山者,富有新意的惊奇在他们面前接连不断地展开,这让他们在不知不觉间对山有了向往,并刺激他们想要彻底了解山,与山融合,最后达成无我的境地。

当然,木暮理太郎关于在平地梦想都没有的说法有点绝对,我想他的意思是,在平原上生活的人们,尤其是在大都市中,每天基本是以“家—单位—家”三点一线为主的,工作可谓是生活的全部,每天平均两个小时的往返通勤也成为了家常便饭,久而久之,不说梦想,很多都消耗在了日复一日的重复和奔波中,当然人是往高处走的,也会有不断优秀的人涌上来,但大多数的人都还是平凡人都还是普通人,为了房子为了孩子为了车子等等,生活的重担还是不轻的,梦想可以说每个人都有,但梦想的实现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很多人在奔向梦想的路程中速度逐渐慢了下来,梦想这个目标也逐渐离他越来越远。

他也提到,登山最大的愉悦,是在当我们有始有终地完成攀登目标之后,无论那个目标是在山棱还是山顶,从那里恣意地眺望四周的时候所见到的当下景色,便是山看在这次努力的份上,给予我们的珍贵报酬。山的另外一个意义还在于,通过登山,让你从庸常忙碌的生活中暂时解脱出来,通过景色的变换,涤荡你的心灵,空气中负氧离子的流动,通过呼吸到达你的身体中,头脑中的多巴胺也在快速分泌,刺激你的神经,让你日常对着的电脑屏幕变成现在的青山绿水,眼睛得到了解放,思绪也得到了释放,你可以天马行空,可以畅通无阻,看似千山万水的阻隔,然而具体到你个人本身却是穿行其中如入无人之境。

的确,在山中,在溪水旁,到处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曲径通幽,在不断的景色变幻中,在和你头脑中的景象不断化学反应,你感知到了山的安静与深邃,而你的快乐和自信还有通达自然在不自觉中建立了起来。

在新娘房瀑布,你并不会遇到太多的高山,所到之处地势还是比较平缓的,就算是需要爬山的那段路程,其实海拔也不高,我是说和动辄一两千米的高山相比,这里的山算是很亲民的了,所以不会消耗太多的卡路里,对于登山的那种职业人来说,可能连入门级的都算不上,也只有到了白际的山上,才会有一点登山的感觉,新娘房瀑布基本上只是算是休闲的游玩,爬山是有的,但只是徜徉其中的感觉,并不大动干戈。

——“为什么要登珠峰?”

——“因为山就在那里。”

“Because it’s there”,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George Mallory)的这句话至今仍激励着无数对登山着迷痴狂的人,是的,山就在那里,无论你去或者不去登它,地球褶皱的地方形成了山,人的脸上起了褶皱,意味着岁月的留痕,意味着阅历的提升,每一座山都有它的脾气和性格,而山中的一切伴随而生的在你登山的过程中都不得不去经历,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只有翻越了这座山,站在山顶,俯瞰大地,你的心中可能才会产生一些思想的结晶体,有关梦想、爱以及被爱。

豆瓣网友藤原琉璃君在其《山就在那里》文中写道,佛兰西斯•杨赫斯本爵士曾说,当我们看见一座山,迟早总会被吸引去尝试登顶。我们不会让它永远站在那儿而不去踩踏一番。这部分是因为我们喜欢从高处俯瞰风景,更确切说,是因为山向我们提出了挑战。我们必须能与它匹敌,必须表明我们能够爬到它的最高点——表现给自己看,也表现给邻居看。我们喜欢炫耀自己,展现自己的本领。登高是一番努力,但我们喜欢身体力行。这番作为令我们为自己感到骄傲,并带来内心的满足。

不得不说,这也谈不上是人的缺点,人的虚荣的一面的确在某些方面可以产生现在来看是正面的意义,比如说通过征服高山大河所带来的科技和交通的进步和变化,让天堑变通途,随着时间的推移,高山在我们面前,变成了祛除外在功能性的目的的单纯登高望远或者单纯户外休闲的目的所在。

很多时候,也许我们并不想通过爬山或者登山来表现什么。

只要爬上去就够了。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